第十六章 音乐爱好?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www.22ff.club

王翠兰还以为儿媳妇是嘲笑,所以才出呵斥,随后看向陈放说道。

“这样啊,洪昌,你以后的想法是什么?”

“我今天跟六子正好出去找店铺呢,这是给您送的些东西,你完全不用担心我工作的事情。”

陈放笑了笑,现在一天就赚几十块钱,要知道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就几十块钱啊,万元户在这个年代绝对是一个大富豪,比后世的千万富翁还要稀有。

“好,洪昌你自己看着办吧。”

王翠兰叹了口气,表示不再管这件事情。

“嗯,好勒。”

放下东西,陈放和扫完地的六子就走到街上开始寻找店铺的事情。

.....

何文远这边今天起床感觉不对劲了,起床就感觉喉咙非常的痛,开始还没当回事,当吃了早饭就感觉更加的强烈。

喝粥都有些不对劲,于是乎给妈妈说了一声,于秋花给何文远拿了十块钱,让她找医生看看怎么事,并嘱咐没用完的钱得带回来。

何文慧去上班了,显然只有何文远自己一个人去看医生。

终于是走到了医生这里,何文远沙哑着嗓子问道。

“医生,帮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早上起床就感觉喉咙不舒服。”

医生拿着手电筒,让其张开嘴,他看一下喉咙。

“张嘴。”

“啊。”

“好了,可以闭上嘴巴。”

“医生我喉咙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疼的厉害,以前都没有这种情况的。”

“没什么事,就是红肿,我给你弄点药吧。”

医生面色复杂的说道,医生是过来人,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但是看着这个小姑娘,决定还是给她留些面子,不去拆穿!

“医生,是不是昨天我吃的酸菜鱼,辣椒太多的原因啊。”

医生没回答她的话,而是将准备好的药递给了何文远。

“没什么,回去吃了就好,顺便叫你丈夫轻点。”

虽然看着何文远很小,但是这年头普遍结婚都很早,没准人已经结婚了也说不定呢?

“不是,医生这怎么回事啊。”

何文远显然还不明白,但是医生已经不理她了。

她一脸懵逼的走出了诊所,她都还没结婚,虽然不是个黄花大姑娘,怎么就叫让丈夫轻一点?

回去越想越奇怪,她决定晚上问问陈放。

陈放这边跟六子在街上终于是找到了一家铺子,月租金二十块钱,有五十个平方,这二十块钱在这年头不是一个小数字,都是工人半个月的工资。

跟后世的房租跟工资比例,相差不大。

租好铺面,然后装修的事情,就交给六子了,这家伙办事陈放还是放心的,六子当即表示没问题屁颠屁颠的去办了。

办完这些时间,还是在下午,于是乎拿了点肉出来踩着自行车就准备回到何家大院这边。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换源app】

但是刚刚到了门口就看到了何文远。

这小娘皮站在门口干什么,难道是又想搞事情。

何文远已经在这里等很久了,终于是看到陈放回来了。

“你等等,我有事情跟你说。”

何文远道。

“怎么了?”

陈放并不知道她想干什么,难道是还欠收拾吗?

于是乎何文远拉着陈放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原来是这,听着何文远一本正经的说,陈放笑了,的确笑了。

主要是这小娘皮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单纯的原因。

“哦,这个啊!确实是我的不对,我给你道歉。”

陈放大笑着说道。

何文远听着笑声,慢慢也反应过来了,难怪说喉咙那么的痛,原来都是陈放昨天捅的,顿时脸就黑了。

“刘洪昌,你信不信我告诉我姐跟我妈!”

看到陈放的笑容,气就不打一处来。

难怪今天那个医生,一脸古怪的看着的她,说不定都在心里笑话她吧?

“我反正是不怕的,要说随便你,我无所谓。”

陈放双手一摊,无所谓的说道。

先说于秋花跟何文慧信不信她的话,这证据呢?

何文远知道告状没什么屁用,但是这口气不能不出啊,当即就要伸手去打陈放,但是她这个小身板那里是陈放的对手。

看到何文远要动手,陈放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怎么文远还想动手,是不是挨打挨的还不够啊。”

当陈放说出这话时,他自己都感觉自己有点像大反派,而何文远则是受他欺负的小绵羊。

想起陈放扇耳光的痛,何文远有些不寒而栗。

“别...别,别打我,我不告状了,不告状了。”

“诶,这才对吗?大家和平相处不好吗?”

陈放一脸坏笑的说道。

“好,好,我跟你和平相处。”

何文远如同小鸡逐米似的,不停的点头。

“嗯,这就好!跟我回家吧。”

“好。”

何文远于是乎乖乖的跟在陈放身后,两人进了院子,何文涛跟何文达两人还在跟院子里的几个孩子玩闹呢。

陈放拿着肉,院子里的人对他们家大吃大喝好似已经习惯了,谁让陈放有本事呢。

到了客厅放下东西,何文远正想去坐在床上,这姑娘回来就知道去坐在床上。

好像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干了。

“文远,跟我过来,这么大的人,得学会做饭。”

“文远,听你姐夫的话,快去。”于秋花也叮嘱了一句,她害怕女儿又要犟嘴,再说这么大个姑娘还不知道劳动

于秋花对陈放的安排很满意。

“知道了。”

何文远都囔了一句,然后就跟着陈放去了厨房,现在他们家完全是陈放的天下,他说啥就是啥,没有任何人敢反抗。

两人来到厨房,陈放先是教她切菜,当然是手把手的教了。虽然能占些便宜,但是陈放的主要目的还是教何文远做菜。

何文远渐渐的也发现了,陈放是在占她的便宜,又羞又气的偏偏她还不能发作。

“诶,文远听你姐说,你想买只长笛是这样吗?”

陈放压根就没听何文慧说过,都是自己猜测的。

只是记得剧中好像有这一段,为此何文远还挨了打。

“是啊,是。”

何文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上次跟姐姐说了,但是姐姐何文慧本没有那么多的钱,一根长笛得要一百多块。

“这样吧,我待会带你去买,怎么样?”

“你有这么好?”

何文远显然是不信。

“呵呵,当然这是有条件的。”

陈放仓库的物资多的是,随便搞搞都能换钱,但是给你买东西,总得拿什么来交换不是?

陈放也不是刘洪昌那个干苦力的,没那么傻的。

“什么条件?”

何文远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居然还一本正经的问道。

“你跟我去仓库十次,就可以了,你觉得怎么样?”

“你....你,怎么这样啊。”

何文远没想到条件居然是这个,虽然她心里有些期待,但是长久来她就瞧不上陈放,一时间还是转不过来这个弯。

“不行的话就算了,我这个人从不强求。”

陈放说完,就准备去忙活其他的了。

陈放相信何文远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因为对这个女人的秉性实在是太了解,属于是那种给点物质基本很多事情都能答应的。

包括那啥,以跟长笛换个十次仓库,合情合理啊。

半晌过后,何文远犹犹豫豫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得说话算数。”

“行啊,待会我就带你去买。”

一百多块对于陈放来说,屁都不算,得给何文远树立个观念,想要东西这一点问题没有,但是得拿东西来交换才行。

陈放的东西不是白白得到的,白得的只会让她不真行。

“好,这可是你说的。”

何文远很高兴,虽然去仓库让她很生气,但是想想可以得到长笛,仓库那点罪也不算啥了,更快她昨天觉得感觉还挺不错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来了?”

何文远点点头,虽然陈放经常揍他们,但是说出来的话,每次都能实现的。

于是乎何文远继续开始炒菜,虽然切的不像样,但是总比自己动手轻松多了。

这下把何文远培养起来,家里又有人可以做饭了。

很快饭就做的差不多,然后何文慧也下班回来院子里面。

今天出奇的发现,家里的饭已经做好了。

“洪昌,这都是你做的啊?”

何文慧已经不记得,陈放有多久没做过饭了。

“不是,我教文远做的,以后她可以帮你做些家务。”

何文慧听了非常的高兴,以后她跟陈放挣钱,妹妹能够做些饭,那样就实在是太好了。

“好,好,文远能做饭就好了,以后我上班也能轻松点。”

何文远一听面色一黑,果然她去做饭,家里人全部都是支持的。

或者说她们都是在支持陈放。

“诶,洪昌,今天你说的那个摆摊怎么样啊?”

“没问题,明天就可以开始了。一个月最少也能有一百块。”

陈放打了个哈哈,本来一个月赚一千多的,给何文慧的数字直接缩水了十倍,如果让他们知道真实金额,那又是鸡飞狗跳的。

现在吧,陈放跟这两姐妹还没玩够,还想在何家多呆一段时间。

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

“真的吗?能有一百多块?”

何文慧简直不可思议,于秋花也是同样的感觉。

陈放暗骂了一句,这一百多对自己不算啥,但是对何家不一样啊,起码抵何文慧三个月的工资。

“当然我这是猜测,具体还得看生意,大差不差的吧。”

“哦,那好吧.....”

说实话何文慧听到一百多块的时候,都不想去纺织厂了,都想出来跟陈放一起去摆摊,哪样多好啊,陈放还能照顾她。

于秋花没有说话,她相信这个“好女婿”能够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吃完饭,陈放直接拉着何文远出去了,家里也没人问。

到了院子门口。

“你不跟姐姐,还有我妈说声吗?”

何文远问道。

“不用,我才是何家的家主,你知道家主的意思吧?家里的事情我做主,只有管你们,没有你们管我的。”

“哦,知道了。”

于是乎陈放踩着自行车搭着何文远就出门去了,何文慧以为陈放叫妹妹出去帮忙,于秋花则是根本不知道她两出去了。

先是来到一处废旧仓库外面,陈放一脸的坏笑。

“今天我的喉咙还有些痛......”

何文远弱弱的说道。

“嗯,我明白。”

陈放表示认可。

..........

半个小时候,陈放带着何文远出来了,后者现在有些劳累,没多少精神。

“怎么样,要不要歇歇才过去?”

看着没多少精神的何文远,陈放问道。

“不,我现在就要去买长笛,你该不会反悔了吧?”

何文远问道。

“这到不会,你没事,那就走吧!”

“好。”

于是乎陈放带着何文远来到了商店里,刚刚还没多少精神的何文远,现在感觉满血复活似的,一下子来了精神。

很快就挑选好了一根长笛,价格一百七十八元,这看得何文远心里都是一颤,这实在是太贵了,她都觉得贵。

平时身上一块钱都没有的。

“挑好了是吧?”

“嗯,你看看价格。”

何文远还是提醒了一句,她害怕陈放看到价格后反悔。

“不用。”

陈放直接将笛子递给了店员,随后付了钱,二百块都不到,这不是很便宜的吗?

在后世用惯了多少万的,这二百多还真不算啥。

但是跟这里的收入比较起来,那就是非常的贵。

看到陈放付了钱,何文远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这个长笛是属于她的了。

出了商店,何文远对陈放说了声谢谢。

这让陈放十分的惊奇,这小娘皮什么时候有礼貌了,这肯定是错觉。

或者她是有奶就是娘!

回到院子后,何文远就开始炫耀了,陈放只是笑着摇摇头,算了让她炫耀吧,反正这是她劳动得来的,合情合理,也是符合逻辑的。

客厅里,何文慧问道。

“洪昌,那跟长笛是不是太贵了。”

她是知道价格的,得要一百多,妹妹上次提了这件事情她根本就没钱的。

“嗨,我看文远的这个音乐爱好就很好,应该支持。”

陈放笑了笑说道。

“洪昌,现在你又没工作,钱还是省着点花。”

于秋花叮嘱了一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