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寻踪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www.22ff.vip

当古山从警局走出来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路上没有多少行人,冷寂的月亮高高悬在天上,向地面倾洒着银白的月光,天空中寒星点点,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报案后,古山失魂落魄地走出警局,他的身上又脏又乱,沾满了尘土和汗液。

看着空旷的街道以及时不时闪过的车辆灯光,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

回家?

家里现在只有他自己了,还能算是家吗?回去他又能干些什么?

待在家里干坐着等消息?

那样他会疯掉的。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老天爷啊,你是不是不玩死我就不会罢休?”

古山抬头看向漆黑的夜空,双眼通红,眼白布满了细小的血丝,声音沙哑喃喃自语。

“不该是这样的……”

古山死死地捂着太阳穴,头痛欲裂,眼底闪过丝丝黑气,这些黑气如同活物般蠕动,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他沿着女儿上学的路已经来回走了五遍,每次经过年轻女生的身边,都会仔细辨认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女儿,疯狂的模样吓得行人纷纷躲避。

走到最后,双腿又酸又痛,身体也支撑不下去了,只能走到路边的楼梯坐了下来,低着头,肮脏的双手插进自己的头发里。

此时,刚刚从蛋糕店里免费得到一袋面包边的孟良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从柏川会所逃出来后,他本想找份正经工作,好好赚点钱,过回普通人的日子。

哪料他当流浪汉太久了,什么都不会,证件也丢光了,还没有固定住所,哪个老板敢要这种人干活啊?

迫不得已,他只能又干回老本行,平时从垃圾桶里掏点瓶瓶罐罐卖了换钱度日。

运气好点,像今天这般,有好心老板送点还能吃的食物,不至于饿着肚子。

前几天倒是有个奇怪的公司找到他,好像是要他去当什么能力者。

他也不知道这些,懵懵懂懂地就被他们哄着报了名,希望对方不是骗子吧!

拎着面包边的孟良走过楼梯时,看到了蹲在一旁拔着头发默不作声的古山。

他本想一走了之,但是看见对方落魄的模样,跟以前的自己有几分相似。一时心软,走到古山旁边坐了下来。

“哥们,这是怎么了?没事吧?”孟良放下手里的塑料袋后关心道。

古山仍不出声,只是拔着头发的手颤抖了一下。

“有事就说出来,憋在心里多难受啊,说出来就好多了。

老哥这些年过得也是很不如意,前些日子还差点稀里糊涂的就死了,不也挺过来了么?”

孟良叹了口气劝道,自己则从裤兜里掏出一小瓶啤酒,用袖子擦了擦瓶面后打开,推到古山身边。

“我……我女儿不见了。”

古山松开挡住脑袋的手,嗓音沙哑沧桑,眼神极其空洞,有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啊?这么严重,去报案了吗?”孟良子吓了一跳,急忙询问道。

“去了,让我回家等消息,女儿没了,我哪里还有家啊?”

古山十指紧紧抓着头皮,似乎想要把它扒下来,脸部肌肉扭曲,痛苦的模样无法用言语形容。

“唉!你老婆呢?也去找女儿了?”

孟良看他痛苦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问道。

“她走了。”

古山低下了头,把脸藏进阴影里。

孟良还以为他说的是死了,拍了拍古山的肩膀,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安慰他。

说实话,虽然他流浪多年,但是还真没有眼前这哥们惨。

爹娘走后,他孤身一人,自己吃饱全家不饿,流浪的生活苦了点,但也不至于过得很悲惨。

不像古山,老婆走了,女人又丢了,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是无法比较的。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就坐在这里等消息?”

孟良见他没有动啤酒,就自己拿起来喝了一口后问道。

“对,我不能坐,我还得去找……”

古山喃喃说道,强撑着身体站起来,却双腿一软,无力地往楼梯下栽倒。

若不是孟良及时拉住了他,恐怕得直接磕在水泥地上,最轻都得弄出个脑震荡。

“别急啊,这事急不来的,你先坐下,慢慢商量嘛……”

孟良吓了一跳,急忙把他塞回阶梯上坐好,连着拍了他的背脊好几下,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眼看着古山恢复后又想站起来,孟良赶忙摁住他的肩膀,急声劝道:“你别急,我有办法,我有办法找回你的女儿。”

“你有办法?什么办法?求求你,帮帮我吧,求求你了……”

古山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挣扎着抓紧孟良的袖子,想要给他跪下,却被惊慌失措的孟良给拉住了。

孟良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男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嘴上说有办法,但实际上他一个流浪汉能有什么办法啊,无权无势,想要在偌大的海轲市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可是话都说出去了,就像泼出去的水,总不能收回来吧?

孟良心里着急,右手不由自主地插进裤兜里,却碰到一张硬纸。

对了,那个公司说不定有办法,听说公司总裁还是什么千金小姐,这种权贵想要找到一个人应该很容易吧?

“有办法了,真的有办法了。”

孟良激动说道,从裤兜里掏出皱巴巴的名片,指着名片说道:“你听我说,这个公司很厉害,听说他们有大背景,人脉关系大得无边,只要他们愿意出手,肯定能找到你的女儿。”

“太……太好了,太好了,有救了……”

古山哆嗦着嘴唇说道,从孟良手里拿过名片,通红的双眼死死看着上面的号码,伸手摸进兜里想拿出手机,却摸了个空,手机早已不见,不知道丢在哪里。

“我……”

古山急得想扇自己耳光,却被孟良紧紧拉住。

“别急,别急,我有手机。”

孟良急忙掏出手机,对着名片上的号码打了过去,古山则在一旁瞪大眼睛紧张地等着。

嘟嘟嘟……

手机响了好一会儿才接通,毕竟是深夜了,普通人早已睡着。

“喂,张经理吗?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是我啊,西南桥洞的小孟,前几天报名的那个,你还记得我吗?”

孟良挤出微笑,对面的人还没说话,他就先对着手机低声下气地说了起来。

“西南桥洞的小孟?哦,孟良先生是吧?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全德睡得有点懵,差点没记起所谓的“小孟”是谁,听到孟良提到西南桥洞后才想起来。

“对对对,就是我,张经理,这么晚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想求你点事,不知道可不可以?”孟良左手搓着裤管小心翼翼地问道。

“哈哈哈……孟先生你可真会说笑,什么求不求的,要是你被总裁选中了,我们这些人就是专门为你服务的。

你这是有什么急事吗?说就行了,我尽量给你办好。”

张全德大笑着说道,他知道孟良不仅仅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还是个“特殊人类”,日后前途无量。

在他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帮助他,就是雪中送炭,等他出人头地了,这份人情的价值无法估量。

而且孙总也吩咐过,尽量满足这些人的需求,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力想办法解决。

“谢谢,谢谢张经理,是这样的,我有个好兄弟,他的女儿今天丢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他找找?”

孟良一脸惊喜地说道,他没料到这个张经理居然如此好说话,简直是平易近人啊!

“你兄弟的女儿丢了?是走失了吗?叫什么名字?有照片吗?”

张全德也不提能不能找到的事,直接问起详细信息。

听了他的话,古山仿佛看到了希望,急忙扑上去对着手机说道:“她叫古昕,不是走失,是被人抓走了,我手机里有照片,但……但是手机弄丢了。”

说到这里,古山悔恨地捶了一拳楼梯,指关节当即冒出血花。

“哎,别这样,冷静点,总有办法的。”孟良在一旁阻拦他继续伤害自己,劝道。

“被人抓走了?报案了吗?有没有监控录像?”

张全德从床上坐了起来,感觉事情有点严重,以他的能力可能解决不了,或许得上报总裁。

“报案了,没有监控,调查人员去现场看过了,现场只留下我女儿的脚印,我女儿就像是凭空消失了。

除了她的手机外,没有留下一点消息,手机也被调查人员当作证物拿走了。”

古山对着手机急促说着一切他认为有用的信息,此时他的心里又有了一丝希望。

“你别急,放心,我这就找人问一下,你们先等着我的消息,我一会儿再打给你。”

张全德安慰了两句,急匆匆挂断电话。

他本想自己找人解决,可是仔细想想,官府的调查人员都毫无头绪,他的人也未必能找到。或者等找到时,事情已经变得无法挽回。

“还是报告给孙总吧,她应该有办法,不知道她睡了没有。”

张全德思考了几秒钟,还是拨通了孙雨彤的电话。

铃声响了好一会儿才接通,手机那边传来疲惫的声音。

“喂,什么事?”

孙雨彤解开白色的手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她一直待在实验室里忙着制造战衣。

若不是张全德打了个电话过来,她得弄到半夜三点才休息。

“孙总,前几天你招进来的孟良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他兄弟的女儿被人抓走了,希望我们帮忙找回来。”

张全德没有说些废话,他知道孙雨彤的脾气,说废话只会找骂,直截了当地说出事情原委。

“孟良?他兄弟的女儿被抓了?”

孙雨彤挠了挠头,她自然记得孟良是谁,他的能力有点特殊,训练一段时间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但是大半夜的,要怎么帮他的兄弟找女儿?她刚到海轲市还没多久,根基尚浅,或许得让那些下九流的人去找,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老鼠”应该会比较擅长做这些事。

“孙总,这件事情好像不太简单,官府那边调查过了,没有发现什么痕迹,那个叫古昕的女生像是凭空消失了。

最近全国都有许多这种类似的奇怪的案件,可能跟特殊人类有关。”张全德提醒道。

“特殊人类?要是被他们抓了,那得赶紧找回来,时间长了,找到也只能收尸。”

孙雨彤皱了皱眉,如果是能力者犯罪,那些普通人就很难找到失踪的女生了。

即使找到,说不定还得搭上几条人命,这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孙总,这不是一件小事,为了孟良所谓的兄弟大动干戈是不是不太合适?

他一个流浪汉孤家寡人,哪来的兄弟?估计是什么狐朋狗友,要不我委婉一点回绝他?”张全德思考再三后劝道。

“呵,你懂什么,千金买马骨知道吗?现在施加的一点小恩小惠,在未来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回报。

再说,如果连个人都找不到,消息传出去了,还怎么让他们相信公司的实力?”

孙雨彤脸色一沉回道,张全德只能看到短期利益,而她会考虑长远的未来。

“你带他们来实验室这边,我想想办法。”

孙雨彤挂断电话后,想了想,点开了通讯录,找打一个号码拨打出去,过了很长时间才被接通。

“喂,谁啊?这么晚还打电话,是不是想死?”

手机里的声音很不耐烦,像是憋着一肚子起床气。

“褚先生,是我,孙雨彤。别来无恙啊!上次庄园酒会匆匆一别,还没来得及跟贵方谈谈合作呢!”孙雨彤笑着说道。

“酒会?”

褚平脑子里闪过一个双眼赤红的恐怖身影,身体抖了两抖,顿时清醒了许多。

“原来是孙小姐啊,不好意思,刚刚脑子睡迷糊了,不要往心里去。”褚平强笑着说道。

“没事,我就是想跟你们特殊事务所打听个事。

今天晚上,是不是有什么能力者不守规矩,把我手下兄弟的女儿抓了?对了,那个女生叫古昕,我想尽快知道她在哪里。”

孙雨彤淡淡说道,语气中尽显威严。

“女儿被抓了?麻烦孙小姐等我两分钟,我问一下。”

刚说完,褚平就挂断了手机。

孙雨彤也不在意,端起水喝了一口,静静地等着。

不到两分钟,手机铃声就响了。

“孙小姐,刚刚已经查过了,今天晚上,海轲市超凡界内没有哪个能力者抓过什么女生。

抓人的要么是普通人,要么就是没有在超凡界露过脸的隐藏能力者,这类人不在少数。

刚刚我还让手下的人用那个名字占卜,显示结果是极度危险命不久矣。

本来还想占卜出她的具体位置,可惜她所在的地方被一股特殊力量隐藏,我们无法确定位置。

如果你们要继续找,得抓紧时间了。”

褚平沉着说道,知道不关自己这边的事后,他安心了许多。

“行,谢谢你了,有空出来一起喝茶。”

孙雨彤说完就挂了电话,根本不给褚平客套的机会。

可惜联盟还未建立,她手里的超凡力量极其有限,那些预备成员也暂时派不上用场,想找个人都很麻烦。

她本想联系一下基金会分部,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现在信息已经被超凡界得知,要是他们知道自己找个人都得依靠基金会,联盟还未建立就被贴上“基金会的附属组织”标签,这只会让那些人看笑话。

“可惜,若不是还没完成……”

孙雨彤看向实验中央悬浮着的半成品黑色战衣,以及它周围散乱的零件设备,叹了口气。

战衣还未加载武器模块,面对强一点的能力者都只能被动挨揍,不然她真想亲自出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