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 康王裴谦(中)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www.22ff.club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对于李纲而言,他当然也是想回到汴京的,这毕竟是某种政治正确。

此时天下的局势,宋金之间并非完全没有一战之力。

只是朝廷的可战之兵基本都在西北,而财税则主要在江南,想要重新统筹起来,还是有些难度。

如果皇帝可以驻扎在荆襄一带,就可以同时兼顾这二者。

而汴京,其实并非最好的选择,但它毕竟是京师,又是靖康之变发生的地方。新皇如果能踏踏实实地留在这里,至少能表明自己北上抗金的决心,对于收揽已经稀碎的人心,是很有好处的。

但这里的位置毕竟太过危险,金兵随时可能渡过黄河再上演一次靖康之变,所以李纲也觉得,汴京是要回的,但还是要准备妥当,不能再给金人送一个大礼包。

李纲也没想到,这位新的官家竟然会如此迫切,一天三遍地催促。

于是,李纲也只好提速,在相关准备条件似乎还不算太成熟的情况下,真的将这个小朝廷,给转移到了汴京。

李纲又一次来到了汴梁。

早在不到一年之前,他还在靖康朝廷中任左相,带领军民日夜奋战,打退了金人的第一次进攻。

其中龃龉自然不必多说,那段时间李纲晚上睡觉都得睁着两只眼:一只眼盯着金人可能的夜袭,而另一只眼则是盯着皇宫,生怕一个不小心皇帝就跑了。

宋钦宗确实能干出来这种事,而且还干出来了不止一次。

至于宋徽宗……他在金人没来之前就已经这么干了。

只可惜,那段时间的奋斗在事后看来似乎毫无意义。

在打退了金人的第一次入侵之后,李纲便不得已卷入了徽宗和钦宗这两位皇帝的内斗之中,被远远地撵到了江西,远离了朝堂。

也不知这到底算是幸运还是不幸,但不管怎么说,李纲也因此没有被卷入靖康之变中,这才又在建炎小朝廷中重新担任左相。

数月未见,李纲再度来到东京汴梁,只觉得心如刀绞。

他并未目睹当时城破的惨状,但隐约听说,金兵其实从未真正的攻入城中,所以对此时的汴梁城还有一丝侥幸。

只是面前如同炼狱般的景象,还是让他这位本来就很容易怒形于色的直臣,更加的怒发冲冠。

在整个靖康之变的过程中,金兵确实从未真正攻入汴京,但他们却可以通过软弱的徽钦二帝,不断地勒索城中钱财,闹得十室九空。

一边四处烧杀抢掠,使得周围州县皆成焦土、荡然无存,一边发掘汴梁城外的坟墓取出棺材作为马槽,导致汴京城内爆发了数次瘟疫,城中人口锐减近半。

而长时间的围困,让城内饿殍遍地,到处都是饿死的饥民。

此时金兵早已离去,但整个汴梁城,却仍旧没有从巨大的创伤中恢复过来。

直到这位新的官家,真的回到了汴梁。

当日,无数城中百姓痛哭流涕,在道路两旁夹道欢迎,哭声震天。

而这位新官家,似乎也颇为动容的样子。

这让李纲觉得,或许这位新官家如此急躁地要回到汴京,才是对的。是看到了比自己更深层的某些东西。

那是……民心所向。

……

金銮殿上。

李纲为首的大臣们正在奏事,而裴谦则是有些无聊地打了個哈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东京汴梁虽然遭受了靖康之变,但皇宫实际上却并未受到什么特别严重的破坏。

因为金兵在整个靖康之变的过程中,都是遥控着徽钦二帝搜刮城中财物,没机会大规模地进入城中烧杀掳掠。

所以,裴谦自然也就接收了这座大殿。

皇位是豪华了不少,可裴谦却并不开心。

这里毕竟是异世界,再怎么繁华的皇宫,也终究比不上他自己的那一座。

他只想尽快把任务完成,回到自己所熟悉的那个王朝。

正在昏昏欲睡之际,一名内侍来到身边,小声奏报:“官家,岳飞岳鹏举已经到了,正在殿外候命。”

裴谦不由得精神一振,立刻说道:“快请进来!”

眼见内侍转身离去,裴谦的心情也不由得变好了。

这几天时间对他而言,也确实有些无趣。

自从将朝堂中的事情一股脑地扔给李纲之后,裴谦每天的生活相当无聊。于是唯一的乐趣,也就只有等岳飞,以及催促李纲尽快回到汴京了。

这一路上裴谦倒是也满心期待地,想遇上一支金人的部队,或许直接就可以力战殉国然后打道回府了……

可惜没有。

于是,在回到汴京,看到百姓夹道欢迎、放声痛哭,又看到丝丝缕缕的气运从这些百姓身上升腾而起,逐渐汇入自己的体内,裴谦有点绷不住了。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才没有当场失态、暴跳如雷。

只是这一幕落在李纲的眼中,还误以为是他爱民如子,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才没有哭出声来。

只是回到了京师就能赚来这么多的气运……这是裴谦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

这让他备受打击。

好在这几天枯燥的等待之后,裴谦总算是迎来了一个好消息。

岳飞来了!

下诏令的时候,岳飞还是驻扎在地方的一个基层小兵,小小的武翼郎。

裴谦虽然对他很是期待,但考虑着他到行营毕竟还需要一些时间,而移驾汴梁的事情又分秒都拖不得,拖一天就少一天的风险,于是就下旨,让岳飞直接来汴梁见他。

现在,裴谦总算是见到了自己的这位肱股之臣。

“武翼郎岳飞岳鹏举,拜见陛下!”

金銮殿上,礼数还是要周全一些的。

裴谦仔细打量这位岳飞,只见他身材高大、中气十足,眉眼之间意气风发,透着咄咄逼人的锋芒。

裴谦不由得一拍龙椅的扶手:“不错!”

一看就个莽夫,朕喜欢!

“朕愿加封你为天下兵马副元帅,兼枢密使之职,统领天下兵马,你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整个金銮殿都震惊了。

“官家,万万不可!”

李纲脸色骤变,第一个反对,群臣也都随之附和。

裴谦眉头一皱,先看向李纲:“为何不可?”

李纲一副“陛下你这番话槽点太多无从吐起”的表情。

整理了一下情绪之后,李纲与殿内的群臣,才各自表达反对意见。

他们反对的说辞,倒也算是有理有据。

其一,官家对于这个岳飞的提拔,已经不能算是“破格提拔”,而是一步登天了!

从一个小小的武翼郎直接提拔成为天下兵马副元帅、枢密使,这意味着直接就变成了整个大宋朝廷天下兵马的唯一总负责人!

虽然说起来上边还有个天下兵马大元帅,但大元帅就是皇帝自己啊!

而枢密使,同样是当朝宰执之位,只比李纲这个左相的地位要略低一些。

考虑到枢密使掌管天下军务,这重要程度可完全不下于李纲这个左相。

这样的提拔,完全打破了原本的升迁体系,这让天下文人武将如何看待?

一个小小的武翼郎因为上了一篇奏疏,就直接出将入相……别说是齐朝了,历朝历代可有这种先例?

其二,齐朝的“祖宗之法”,历来都是重文轻武,以文人士大夫压制武人的。

所以,哪怕这个岳飞真有经天纬地之才,也基本上不可能让他做枢密使。而是必然要找一个同样分量的文官去制衡。

否则,谁知道他掌握兵权之后,会不会再像太祖一样来一手黄袍加身?

当然这一点群臣不敢明说,可话里话外的意思,裴谦还是准确地领悟到了。

在群臣激烈的进谏过程中,还有几个御史台的言官恨不得把头往柱子上撞,以劝谏新官家的这种害国害民、极有可能引得社稷动荡之举。

裴谦对于群臣的表现并不意外,也并不慌乱。

毕竟他在原本的那个世界,也没少干这种事情。

群臣更激烈的反对,他也都见得多了。

等这些人闹得差不多了,裴谦才看向李纲:“李相,你和群臣说来说去,无非也就是想要朕给你们一个不遵循祖宗之法的理由。

“好,朕就给你们一个理由!

“大宋开国至今已有一百六十余年。太祖时便是与文人士大夫共天下,朕问你们,为何我朝养士百余年,最后却养出了一个靖康之变!

“诸位读的圣贤书到底能不能打赢金人,能不能复我大宋河山,难道还要朕来告诉你们吗?”

说罢,他看向有些不服气的李纲:“李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想当初汴梁保卫战中,你也是出了大力的,有功于社稷,这一点朕自然清楚。

“但你李纲毕竟是个文臣,难不成你自认为很有统兵治军之才吗?

“更何况伱好好想想,当初汴梁保卫战中,你一力主战,有多少无能的昏官在拖你的后腿!难不成时移世易,才过去没几个月,你就要变成和那些昏官一样的人,又来拖朕的后腿了吗?”

李纲被怼得一时语塞。

他有没有统兵治军之才?

其实李纲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毕竟当初如果没有他,靖康之变就要提前半年多到来了。

可要说李纲敢不敢自诩为天下名将?恐怕他心里也是有数的。

而且,回想起当初朝堂中人对他掣肘的情况,此时被新官家这一番质问,还真是有些底气不足。

于是,李纲吹了几次胡须,最终却还是没能说出个所以然,只是梗着脖子道:“官家若是如此说,不如将臣这个左相之位,也一并交给这位岳将军好了。”

此言一出,裴谦沉默了。

李纲和群臣都长出了一口气,心想还好,看着这位新官家还没有彻底昏头。

他还是知道,这个偌大的国家需要他们这些文官来治理的。

然而裴谦低头片刻,认真地点了点头:“也不是不行。”

李纲差点惊得眼珠子掉出来。

什么?!

原来官家刚才不是被他说住了,而是在认真考虑此事的可行性?

不只是李纲,就连群臣也都懵逼了。

裴谦直接从龙椅上站起来,冷冷得扫视这些明显有些想搞“非暴力不合作”的官员们。

他冷笑一声,然后厉声说道:“朕知道,你们为何如此自信,认为只要上疏请辞,就可以逼朕妥协。

“祖宗之法,祖宗之法!

“从荆公变法之时,你们就围绕着祖宗之法吵个不停!

“用百余年前的旧法来管百余年后的事情,也就你们这些腐儒能干得出来!

“朕问你们,祖宗之法是能让完颜宗翰遭天谴暴毙,还是能让金兵乖乖地退到燕云、不再犯我大宋疆土?

“天天想着祖宗之法,难道等金人彻底攻占了京师,将我大宋历代先祖的太庙烧毁、陵墓掘开,你们还要再跟朕说祖宗之法吗?

“祖宗可以不要,但祖宗之法不可废?你们是这意思吗?

“若是那样,不用金人,朕自己将太祖太宗的陵寝全都刨了!这种事情就算要做,也只有朕这个不肖子孙能做,金人不能做!”

他表情变得冷冽无比:“李纲!还有你们这些群臣!

“今天搞清楚一件事情,朕不是来跟你们商量的!

“你们不想做朕的臣子,现在便可以请辞!即便你们全都滚了,这个腐朽崩坏的朝廷塌了,朕也一样可以和岳将军一起,去北地,去太行山,去我大宋的任何一寸土地,继续抗金!

“宋军不跟朕,那朕就去找义军!

“这天下,无非是打烂了再重来一次!

“也总好过钝刀子割肉,让昏君和昏官们,继续源源不断地把亿万百姓的民脂民膏搜刮起来,送给金人!”

这一番怒斥,让朝堂上的所有大臣,全都呆住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位新官家,竟然连祖宗都敢不要了!

是啊,连自己去掘祖坟的事情都敢说出来,那还能给他们这些大臣面子?

在大宋朝建立的一百多年里,不,应该是自从有皇帝这个称谓之后的一千多年里,这种从皇帝口中说出来的惊世骇俗的发言,似乎也还是头一次……

因为这个话题实在太过敏感了,以至于偌大的朝堂,竟然没有官员敢说话了。

他们有点不敢参与这个话题……

在讨论下去,多半就是两记铁拳和一记窝心脚。

群臣丝毫不怀疑这位官家能干出来这种事,毕竟之前汪伯彦和黄潜善被打出朝堂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裴谦又重新坐回皇位上:“至于你们问,朕为何要重用这位岳飞岳鹏举?

“因为此人的上书,朕看了。在朕看来,此方略完全不亚于隆中对、出师表!

“朕问你们,汉昭烈帝在三顾草庐之时,难道也要让武侯先从基层的小兵干起、按照大汉规定逐级升迁吗?”

群臣再次面面相觑。

一名大臣弱弱地说道:“可是官家,当时天下大乱,局势……自然还是有所不同的。”

裴谦一拍龙椅:“有何不同!

“当时是天下大乱,难道现在的天下就很太平吗?

“金人都要亡大宋半壁江山了,难道你们还觉得这是太平盛世?也难怪有那么多想南渡苟安的鼠辈,一直在朕耳边聒噪!”

此言一出,群臣再度安静了下来。

裴谦不由得心中得意,看来,赵构原本记忆中关于这个异世界之前历史中的刘备和诸葛亮的事情,确实很有说服力。

只是群臣虽然不再说话,但看向岳飞的目光中,还是充满怀疑的。

毕竟……这位岳飞能不能跟诸葛武侯相提并论,这暂且不说。

这位新官家把自己比成汉昭烈帝,这就有点过分了……

您有汉昭烈帝的那种眼光吗?

几乎所有大臣都知道,这位新官家压根也一旦都不懂兵事,看了岳飞的上书,就能确定这是大宋版的隆中对?

这……是否有一种钦定的感觉?

所以,百官终究还是有些不服的。

裴谦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最后看向一直没能插话的岳飞:“岳卿家,朕问你,李相的军事才能是不是很一般?”

岳飞愣了一下,没想到皇帝竟然问出如此直白的问题……

陛下你都不需要顾及李相的面子吗?

但如果不如实回答,又犯了欺君之罪。

岳飞想了想,只好耿直地说道:“回官家,李相确实是宰执之才,乃为当世之管乐;至于统兵一事,李相毕竟未曾到过行伍,有大略而无奇谋,也未可过分苛责了。”

李纲气得胡须乱飘。

这番话要是种师道、宗泽那样的老将说这些话也就罢了,你一个小小的武翼郎,凭什么这么评价我?

裴谦哈哈大笑:“看,朕是不是说的没错!

“朕再问你,若是你来统兵,敢不敢为朕打下燕云,直捣黄龙府,将金人历代先皇的宗庙给朕掘了!”

岳飞愣了一下,但随即说道:“末将愿为陛下赴汤蹈火,复我大宋河山!”

裴谦一拍龙椅站起:“好!那咱们君臣就这么说定了!

“李纲,还有你们这些群臣,要么就给朕上书请辞,要么就给朕把这件事情办利索了,快些去枢密院交割,将天下兵权收到岳将军手上!

“至于岳将军,你来单独见朕,朕要好好和你说说,破敌之策。

“散朝!”

裴谦拂袖而走,只剩一众群臣面面相觑。

……

如此随意妄为,裴谦就不怕真的被群臣所抛弃吗?

毕竟“皇帝与士大夫共天下”这句话,确实不是一句虚言。

其实,裴谦倒是巴不得群臣真的把他这个皇帝给抛弃或者架空了,那样的话,他估计能更快散掉身上的气运,更早回到自己所熟悉的那个王朝。

只是很可惜,他也清楚这多半是不可能的。

在今日大殿上的摊牌之后,最大的可能便是群臣最终妥协,老老实实按他的意思去办。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

因为此时的大宋,他附身的这位赵构,就是不可替代的唯一皇帝人选。就算这些文臣们胆大包天、排除万难想另立一个新君,也根本找不到人。

天下百姓只认这个皇帝,而且外界还有金兵在虎视眈眈,若是皇帝真把摊子掀了,谁都没有好日子过……

而皇帝上次让李纲痛打汪伯彦、黄潜善,这次又跟在文武百官面前说出这番惊世骇俗的话语,其实都是在表达一种态度,就是他确实是会掀桌子的。

而大宋的大部分文臣,都是欺软怕硬的。

当对方讲道理的时候,他们就总能找到无数的道理去反驳,不论是用圣人之言也好,用祖宗之法也罢,总之,他们或许不能把事办成,但让事情办不成,那绝对是一把好手;

可如果对方不讲道理,只用拳脚说话,那这些文官们就会立刻妥协了。

金兵是如此,此时的新官家,也同样是如此。

所以,裴谦虽然也多少对这些群臣有些期待,希望他们尽快地送自己一程,但内心中也知道,这多半不太可能。

尤其是在李纲的主持下,整个朝堂最终多半还是会妥协,逐渐地将兵权交到这位小将岳飞的手中。

裴谦并不指望着真能一步到位,但只要有这样一个过程,这位岳飞应该就能很快地将这些权力抓在手中。

……

至于岳飞,此时的心情当然是复杂的。

原本他的这封上书,并未期待着太好的结果。

他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武翼郎,虽然在之前也立下了许多军功,甚至在军中颇有名气,但要掺和朝堂上的大事,确实是太不自量力了。

但靖康之变的惨状,以及这位新官家即位之后明显是想南渡偏安的一系列操作,还是让岳飞心中充满着意难平,忍无可忍之下,才终于上书,将自己心中的愤懑给全都发泄了出来。

按理说,他是欣赏李纲的,也知道李纲与汪伯彦、黄潜善之流不同,是真正的治世能臣。

但他还是在奏疏中将李纲也骂了一通,可见这段时间建炎朝廷的一系列行为,已经彻底激怒了他,让他忍无可忍。

而后,岳飞在坦然之余,也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不甚乐观的预估。

最好的结果,无非是朝廷听取了自己的建议,稍微更改了一下方略,对自己有所安抚和褒奖;

次一等的结果,没采纳建议,但也不会追究自己的责任,又或者压根没人注意到这封奏疏;

坏一些的结果,则是因言获罪,被处罚甚至直接被罢免官职;

最坏的结果,被杀也不是全无可能。

而若是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发展,在这封上书之后,朝廷中给出的回应是“小臣越职,非所宜言,夺官归田里”。

也就是说,朝廷压根没有跟他说,这番建议是对还是不对,而只是表露出一种赤裸裸的轻蔑:国家大事也是你这种人配议论的?直接免官,抹去从军之后的一切功绩,爱去哪去哪吧。

而这其中,更多的是轻蔑,而非对政见不合者的打压。

一个小小的武翼郎,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其实,在岳飞递上奏疏之后的几日,就已经有些后悔了。

不是后悔仗义执言,而是因为,朝廷中传来消息,汪伯彦和黄潜善这两位佞臣,都被陛下罢免了!

据说当时陛下在殿上的英姿十分神武,一脚把汪伯彦踹飞,颇有太祖遗风。

得知这一切之后,岳飞知道自己奏疏中弹劾的那两位关键人物,已经没有了,不免又对这个新朝廷,重新充满了期待。

甚至时有反思,自己在奏疏中的一些措辞,是不是过于激烈,有些小题大做了,会不会因此产生反效果。

只是在这种犹豫之中,岳飞却迎来了他最乐观的情况下都为设想过的一种可能。

皇帝竟然力排众议,封他为天下兵马副元帅和枢密使,这等于是将整个宋朝的军权,全都不由分说地交到了他的手上。

如果对于其他人来说,此时的反应或许是惶恐,或者推辞。

毕竟,没有资历又如何服众?

若是坐上了这个位置,最后却连一名有资历的将领都指挥不动,那就贻笑大方了。

但岳飞绝不会这样想。

对他来说,再大的官职又如何?未必就做不得。

不就是练兵、打仗吗?

有些人,就是生而知之的。

倒是正好借此机会,看看到底是不是“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也正好看看,自己的胸中抱负,到底是毫无意义的纸上谈兵,还是真正能与隆中对相媲美的安邦定国之策!

所以,这次被皇帝召见,岳飞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胸中谋划和盘托出,以示不负陛下重托。

只是让岳飞没想到的是,陛下私下里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又让他当场愣住了。

“好了,岳将军,说说吧。

“你成为天下兵马副元帅、枢密使之后,多长时间,朕能御驾亲征?”

裴谦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岳飞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御驾……亲征?”

裴谦点头:“对啊。你在上疏中不是说了吗?”

他拿出那封读过了好几遍的奏疏,念道:“为今之计,莫若请车驾还京,罢三州巡幸之诏,乘二圣蒙尘未久,敌势未固之际,亲帅六军,迤逦北渡,则天威所临,将帅一心,士卒作气,中原之地,指期可复!”

念罢,他再次看向岳飞:“亲率六军,迤逦北渡。这不就是说,朕要御驾亲征吗?”

其实裴谦之所以对这位小将如此看好,也是因为“亲率六军”这四个字,确实说到他的心坎里了。

主战的人很多,但劝皇帝御驾亲征的人,那就少之又少了!

这样的人才,万万不可错过。

然而,亲自写了这封奏疏的岳飞,却愣住了。

他心中其实很想说,陛下,这不都是客套话吗……

这句话,其实有点像是现在某些公司中的部门总结,最开头永远都是:在领导们的英明指挥下……

但其实,领导们真的指挥了吗?

不一定。

但不管有没有指挥,这句话都是必不可少的。

岳飞所写的“亲率六军”也是同理。此时的赵构是天下兵马大元帅,名义上,不管谁统兵,他这个皇帝才是天下兵马的最高统帅。

岳飞总不能说,让我来统率六军,渡过黄河一波把金人给A了吧?

那把皇帝放哪了?

“亲率六军”这四个字,确实也只能用在皇帝的身上。

而岳飞真正的意思,只不过是希望皇帝做做样子,比如,摆出一副亲征的架势,鼓舞一下士气也就够了。

至于具体怎么打,那当然还是要他们这些将领去执行,岂能真的让皇帝冒着巨大的风险跑到前线去?万一出了闪失那算谁的?

所以,此时这位官家竟然如此迫切地问,什么时候才能御驾亲征上前线?

可不就是把岳飞给问住了。

然而,岳飞刚想解释,就看到这位皇帝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岳卿,你该不会是并不想让朕上前线,而只是随便写写吧?

“朕丑话可说在前头,朕是必须要御驾亲征的!不是在后方摇旗呐喊,而是要去往战争的第一线,去跟金人硬碰硬的!

“你若是做不到,朕可就换别人了!”

岳飞不由得一惊,但他毕竟心思机敏,略一思索之后赶忙说道:“官家若是能以万金之躯亲临战阵,自然能像臣说的一样,天威所临,将帅一心,士卒作气,中原之地,指期可复!

“只是……

“还请官家能给末将一年时间,整军备战。”

听到这里,裴谦有些失望。

还是要一年时间!

不过转念一想,一年就一年吧,相比于李纲的五年,已经算是给了一个很大的折扣了。

很显然,岳飞原本的意思也只是让他在后边摇旗呐喊。

如果那样的话,也不需要一年,岳飞现在就可以领兵去打,反正只要粮草能保证,边打边练兵也就是了。

但皇帝御驾亲征……这事就复杂了。

岳飞也必须要一年时间来练兵,然后才敢带着皇帝去打。

裴谦想了想,一年时间问题不大,总之能去前线就行。到时候只要出点差池,把自己送了,结果也是一样的。

那就这么办吧!

裴谦觉得,他也不太可能找到一个比岳飞还胆大的将领,敢打包票在一年之内就让皇帝御驾亲征。

既然如此,那就别折腾了,等一年吧!

……

梦中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一年的时间,裴谦每天在皇宫中划水摸鱼,将朝廷的政务全都交给了李纲,而统兵、练兵的事情,则全都交给了岳飞。

刚开始的时候,李纲还常常上疏弹劾岳飞练兵的办法,但裴谦看都没看就把奏疏全都扔了回去。

后来,不知道是因为李纲死心了还是因为什么原因,也就不再上疏了。

裴谦很高兴。

终于,一年之期已到,在裴谦兴冲冲地要催促岳飞发兵的时候,他又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金人竟然主动打过来了!

而这次金人的行动,便是后世极为有名的“搜山检海”。

简而言之,金兵的战略目标是执行一次斩首行动,派遣一支五千人的精锐骑兵从东平出发,日夜兼程突袭汴京,目标是活捉赵构。

在靖康之变后,金人其实已经意识到了,他们无力取代宋朝、建立起稳固的统治。一个汴京尚且攻打不下来,更何谈完全消化掉整个北方,进而渡过长江?

所以,金人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像靖康之变一样,将宋朝的皇帝掳走。

如此一来,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宋朝就无法再维持稳固的统治。

而原本的搜山检海,是从东平直扑扬州,毕竟那时的赵构正在扬州偏安。而此时的搜山检海,却从扬州变成了汴京,路程更近了。

十万火急的军情送到汴京,群臣都力荐让皇帝赶紧南逃,或者召天下精兵来汴梁勤王。

裴谦却是哈哈大笑。

“来得正好啊!

“传旨,朕要御驾亲征,跟这个完颜宗弼大战三百回合!”

——————————

竟然还是没写完,看来还得再来一章了。

有些读者可能不知道,这个番外是跟着前面三个全订番外的,也就是番外123,没看过的可以去看一下,分别在1264章、1450章和完本感言后。需要app端全订可以看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