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一章 道理难讲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www.22ff.vip

卯时。

海平面远端迟迟不见旭日拨云破晓。

碧沙滩上传来的异动,却如丢入静湖中的巨石,激起千层惊涛骇浪。

大半个平海郡自香甜梦乡中被搅醒,不复安宁。

各处山林草野间,鸟惊兽骇,慌不择路地瞎飞乱窜。

惊扰它们的,却非相隔甚远的地底震荡,而是三五成群或在大道上快马加鞭,或在它们栖身之地施展轻功掠身而过的人类。

不计其数的江湖人往平海郡东面汇去。

亦有数百身着红衣者如泼水般往内陆铺展渗入。

无人在明面上僭越朝廷禁令,却也没人傻傻地固守成规。

去看热闹或是去探明情况的江湖人鲜有形单影只,即便凑足同帮五人为伍,仍会联合起其他帮派队伍,暗相照应。

红衣教更不是什么老实巴交的善类。

朝廷颁布时,明面上将戊、辛、壬、癸四堂合为一,以平海湾巨船为据点,以“平海红衣坛”为名上报。

实际上,壬堂藏于其他隐秘处炼铁锻兵,辛堂有名无实,戊堂仅有数十人在船,单是一艘大船上的癸堂人员便有近千之数。

只是这些阳奉阴违之举并非特例,朝廷无力亦无心纠察到底。

所谓自然无法限制得了红衣教这样的庞然大物在暗中开枝散叶。

秘洞失陷后,巨船上的红衣教主事堂主没有因此乱了阵脚。

留半数之人在船据守谨防调虎离山。

另五百人分散为百组,五人一组,各组相离不逾百丈,展开地毯式搜杀。

神鬼志怪话本中有“百鬼夜行”一说,而今红衣教这番阵仗是否可称为“红河漫海”?

……

……

江湖说到底还是靠刀剑讲理的地方。

来去之间所形成的浪潮势不可阻,纵然各方竭力保持理智,依旧避免不了摩擦冲突激增。

随着某处刀剑激碰声响起,终究是引燃了各方胸中压抑的怒火,厮杀打斗一触即发!

对于久居平海郡难得清宁的人们来说,他们的生活好像才重新回到正轨。

因为,他们所熟悉的平海郡,所熟悉的江湖,又回来了。

……

……

一如君迟所料,肆儿七人从荔山半山亭离去后不久便有听雨阁成员前来接应。

且为之备好了干净衣裳,只用不到半盏茶功夫帮着收拾完七人妆容,再不见半分狼狈模样,自也不易被看出破绽。

此后,七人分散成四组,由阁中对应人员分批接走。

接应人员均已充分养精蓄锐,为的就是更好地保证七人安全抽身。

唯一难处仅在于如何不声不响地逆着涌向东面的人们退走。

作为七人中潜藏隐匿的佼佼者,冬晴和姜逸尘被安排在最靠后的顺位。

前来接应二人的两队人马距离碧沙滩最远,亦将最晚和二人碰头。

姜逸尘与冬晴在离荔山有十里地远的东悦客栈分道扬镳。

前日,冬晴与惜及另三人在此下榻。

趁着大清早的嘈杂不堪,冬晴成功溜回“昨夜所睡”的屋中。

扮作睡眼惺忪地模样打开房门,敲着左右几间客房房门唤醒阁中众人,草草跟客栈老板娘要了点上路时能随手拿着吃的早餐,便匆匆结账赶去凑热闹。

姜逸尘不知道的是,在冬晴和惜等人策马离开客栈后不久,竟好巧不巧地撞上了二十一骑白马银铠的轻骑。

目前这当口,不论在中州何地,敢这般大摇大摆招摇过市的,除了朝廷军兵,再无旁人。

这队人马正是来自数月间快教江湖人听得耳朵起茧子的朝廷直属驻军——傲骨嗜血团。

二十一骑轻骑中的“一”则是嗜血团团长战梨花本尊。

二十骑手持银枪腰悬弯刀的嗜血轻骑在团长扬手后,分成两列,勒马静候。

非但是每个人都做到目不斜视,而且连胯下马匹也无一不是令行禁止,没有多跨出一步,没有发出一声多余响动。

单单二十人二十匹马都能让平常人感受到沙场上那种令人窒息的肃杀之气。

独独千兵团长的战梨花手中无银枪在握,反倒是极为江湖气地腰间佩剑,分明看着比二十骑的任一骑士都显年轻,却从内而外透出股沉稳老练的气质。

自小半年前的百花大会后,平海郡再没像今日这般乱成一锅粥。

可就眼下阵仗看来,战梨花似乎只对乱起缘由感兴趣,并不在意江湖人趁机互捅刀子。

抑或是对方有那胆量和自信,仅凭二十轻骑便让各路江湖豪客有来无回?

想必没人愿意去试探一下这是否是个玩笑。

冬晴更对此避之不及。

然则,当战梨花挥停二十骑,轻夹马腹向他们五人靠近时,他们不得不给足朝廷军面子,停马拱手见礼。

长久以来,中州江湖人鲜少向朝廷大臣军兵三跪九叩,故而,冬晴等人没有下马,执江湖礼相待,战梨花也不以为意。

一身银铠白披风的战梨花视线基本集中在冬晴身上,仿佛在打量一个少见多怪的玩物。

少顷,战梨花以戏谑的口吻说道:“这天地之大,果然无奇不有,终日生活在暗影之中的堂堂金魂杀手,居然有朝一日寄人篱下,在这青天白日间抛头露面。”

这番刻薄话语冬晴自是左耳进右耳出,面上挂着和煦微笑,说道:“将军说笑了,不过是草野莽夫为生计奔波罢了,无甚稀奇。”

傲骨嗜血团的军制极为特殊,战梨花这团长一职莫说是在江湖中,就算是在庙堂之上都非尽人皆知,普通人将之当作统帅、将军总不会错。

战梨花当然也不会去理会什么称谓,只见其瞳孔微缩,忽地目光如刺,直盯着冬晴,冷声质问道:“噢?为生计奔波?不知听雨阁是为何生计特来平海奔波?还是说今早的动静便是你们特地来此搞出来的?”

冬晴面不改色,和善地解释道:“今年春日江南一带罕见阴雨延绵,江宁郡及附近多地稻苗尚未长成,便长久受淹,已发生不少烂种、烂秧、大量死苗的状况,秋日收成不佳在所难免,届时不得不到姑苏以北多购些稻米,或是备些红薯土豆为食。阁主听闻平海郡常年多雨已培育出多类耐雨秋稻,便命我等来平海郡各种耐雨稻种都买回去试种看看,即使产量有限,也算是种有意义的尝试。”

与此同时,惜已让人翻找出一袋袋购来的稻种,解开袋口让战梨花看。

战梨花只用目光随意一扫,全然没将冬晴的说辞当真,轻笑道:“原来如此,没成想梦阁主还有研究种田的雅兴。欸对了,刚好想起来,我团营地里有几个老兵油子前阵子也在琢磨着种菜种地,还搞得颇为有声有色,想必成果不俗。几位既是在求购稻种,不妨随我回军中看看我团培育出来的稻种是否适宜在江宁郡种植,价钱好商量,如此也不枉特来平海走上一遭。”

此言一出,除冬晴之外,惜等四人皆微有动容。

他们决然想不到,战梨花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猜忌心强烈如斯,甚至动了将他们强留于平海的念头。

战梨花将眼前五人的细微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以商量的语气温婉问道:“如何?”

只是在这声“如何”问出后,那二十骑似是得到了某种授意,皆牵拉起缰绳,行将引马列队“护送”听雨阁五人回营。

值此微妙之际,有三道疾驰的马蹄声自西面传来。

来的是两男一女,当先男子方脸大耳、粗眉英挺、膀阔腰圆,骑着匹高头大马背负长枪,匆匆一瞥俨然一副沙场战将的架势。

其后二人,男子棱角分明,样貌可称得上俊朗,背挂大刀;女子身姿高挑,英气逼人,腰间悬对双刺。

这对男女面容上看来没有一分相似,可气质却如出一辙,形同血亲姐弟。

来者便是道义盟义云山庄的龙炎灵及李蓦然、双翅姐弟。

在看清前方双方人马后,三人特意放慢马匹脚步接近众人,有意无意地将二十骑嗜血团白马轻骑分隔在另一侧。

三人的到来,暂缓了原先局面的变换,又添新变数。

没人会相信三人是碰巧路过此地正想去看热闹的。

在听雨阁方面看来,三人会出现在此,只能说明听雨阁的打算还是没能出乎老伯所料。

即便老伯不是先知先觉,提前做出相应布置,但还是遣来龙炎灵三人来此帮着以防万一。

毋庸讳言,对冬晴等人来说,龙炎灵三人无疑是场及时雨。

而对战梨花及二十骑来说,无异于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傲骨嗜血团是数十年间朝廷在平海郡布下的第一支整建制军队,战梨花是这支千人兵团的第一任团长,已足够说明战梨花会是个不同于一般征战沙场的将领,除个人武力上佳外,定深谙江湖之道。

从短短几句话的交锋间,及若有似无的气机较量中,冬晴即能认定洛飘零对于战梨花的判断偏差不大。

面对这样的对手,状态全盛时冬晴自然不怵,可当前他属实无力与之分庭抗礼。

加之那看来训练有素的二十骑虎视眈眈,真正杀将起来恐怕还是他们这些江湖人吃亏。

然则有龙炎灵在此,战梨花若硬要为难,可得掂量掂量这一仗打起来能否吃得消了。

战梨花对自己有着清晰的定位与认知,他首先是个军人,而后才是个江湖人。

军人不打无准备的仗,他再如何自傲都不会在还有选择余地时,让自己和手下陷入绝境之中。

他可以只带二十骑出行,但必须确保半盏茶里能有百骑驰援,一炷香内千人团悉数到场。

之所以如此轻装简从,也非是他率性而为,而是经过一番考量的。

就像江湖人用刀剑之理来服人,朝廷要想跟江湖讲道理还是得看拳头够不够狠,威胁够不够大。

百花大会当日他们之所以能震慑住江湖群雄,不单单靠人多势众,还得仗着占据了天时地利。

此一时彼一时,今早这震动来得蹊跷,诸多牛鬼蛇神闻风而动,局面之乱前所未有。

饶是如此,大家仍守着表面和谐,将朝廷禁令视为统一底线。

他们作为朝廷代表,二十骑即是江湖规矩所能给予的最大尊重。

有这二十骑,足够战梨花去控制一些小场面,也不至于被江湖人所轻视。

可若多余二十骑,便很可能成为所有江湖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一旦他们有大动作,势必会引起群情激奋,成为江湖共敌。

即便嗜血团千人齐至,即便陈啸伯和孙野王及时来援,于时平海郡也只会成为一片血海汪洋。

就算他战梨花能活到最后,还能得到朝廷的赏识与重用,可他亲手调教起来的如臂指使的嗜血团还能留存下多少人?

是以,就当前局势下,不管他作何决定,若要动用蛮力,便需以雷霆手段在一盏茶内速战速决。

否则他还真不能轻易“多管闲事”,免遭群起而攻。

先前他选择用温和手段将冬晴五人“请”回营中,便有这方面考量。

随着对江湖的了解日益加深,他越发能体会到江湖人对于洛飘零的忌惮。

平海郡生乱,听雨阁的人不出现就罢了,既然来了,他宁抓错也不愿放过。

能审问出个所以然,便能更好做出应对,定是大功一件。

纵使最后结果确实与听雨阁不相干,过程当中应也能亲自见识见识洛飘零的手段。

怎奈道义盟三人的到来,让他的盘算彻底落了空。

战梨花何尝看不出这是老伯的布置。

虽说仅有三人,但仅是龙炎灵一人的份量便非同小可。

战梨花不得不在心下叹服,姜终究还是老的辣。

同时也为朝廷这数十年来的尴尬处境感到悲哀,只要朝廷的力量一日不能碾压江湖,就始终无法改变“侠以武乱禁”的无力局面。

遑论,当下这个江湖中,还有洛飘零、老伯这样的多智近妖之辈。

朝廷要跟江湖讲道理,尚任重道远。

战梨花明白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

心底里只是暗道可惜,面上却是横眉冷对着催马抱拳上前的龙炎灵。

也不待对方正要开口发言,冷哼一声,领着二十骑策马扬鞭向东而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